马上派人来

文章来源:丰镇文学网  |  2020-02-24

“马上派人来,我介车说嘛也打不着了!”
厂长接到电话一激灵,又是那个陈所。厂长只得给住厂里的老孟打电话。
老孟带上徒弟,开车来到喜盈盈酒楼。打了老半天电话,终于看见陈所摇摇晃晃地“咣当”到小轿车前。
陈所酒气熏天地嚷嚷着:“他妈的,都要走了,说嘛也打不着车了!”
老孟一看,车头前的两个大灯灯泡,发出暗红色的灯火,看上去跟鬼火似的。
老孟问:“您是不是忘了关大灯了?”
陈所晃荡到车头前,使劲拍了拍大灯:“嗯,它也不亮了!”
老孟用电瓶线将车带着,嘱咐道:“别灭车,着个一刻钟或二十分钟,给电瓶充充电。”
陈所连连作揖,递给了老孟一支烟。
第二天,陈所又打来电话,说车又不着了。
厂长对老孟说:“还是你去吧。”
老孟带上徒弟,开车来到了陈所家。
陈所骂骂咧咧地说:“真他妈的怪了,都让我赶上了!越是着急上班,介倒霉车还就越跟你较劲!”
老孟检查了一下说:“电瓶极板击穿了,存不住电了。”
老孟折回厂,取来一块新电瓶,装上后,果然“哧”地一下着车了。
陈所高高抱拳,一个劲儿作揖,递给老孟一支烟。
回厂后,厂长问:“车着了?”
老孟答:“换了新电瓶能不找车吗!”
厂长问:“给钱了?”
老孟答:“给个屁!也别说,又给了我一支烟。”
厂长脸色就不好看了。
几天后,陈所开辆车到厂里来,对厂长说:“这些日子税务大检查,你这户本来归我管,可局里说电脑随机分组,你这个厂分到稽查科老沈那了。不过别担心,我已经垫完话了,估计不会找咱麻烦。”
陈所指指开来的小轿车说:“这不,我开老沈车来做个保养,回头,我找他要钱给你。”
厂长说:“嗨,嘛钱不钱的,自己人,别客气!”
老孟很快给车做完保养,陈所连连作揖,递给老孟和厂长每人一支烟。
一个星期天,厂长接到陈所电话,那边又是骂骂咧咧:“他妈的,好容易歇个班,出来钓几条鱼,黑乎乎的没看清,骑到石头上了!割爆了我两条轮胎,你快派两弟兄救援来啊!”
厂长揉了揉太阳穴,问道:“你在哪啊?什么?汊焚港,好家伙一百多里地呢!”
老孟一把夺过电话,一边装着打酒嗝儿,一边大声喊道:“你妈厂长……年不年,节不节地非请大伙喝什么酒,一人一瓶,还……还95度,可喝死人了!”厂长欲言,老孟朝他挤了挤眼又接着说:“您别……别着急啊,一会儿……一会儿醒醒酒,就去……”
“哇--”老孟装得真像,呕吐声肯定传到了电话那边……
老孟将电话“啪!”地扔到了沙发上,抽出自己烟盒里的一支烟,点着后,深深吸了一口。

共 98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大陆救援,解半路抛锚车的急难。厂长又接到了税务所陈所长的求救电话。税务的惹不起,厂长即刻派老孟前去。老孟带着徒弟去了,到了酒店半天才联系上喝得醉醺醺的陈所长。检查完一看,车子根本没毛病,只是陈所长忘了关大灯,车子电瓶馈电打不着火了。接下来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来救援电话,都是些不值得的小事,每次也没给过劳务费,只象征性的给支烟。更过分的是陈所长去一百多里钓鱼把车开石头上了,又打来电话。这下老孟火了,佯作酒醉。小故事揭露了一些贪腐分子的嘴脸。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杨花】
1 楼 文友: 2015-10-16 17:42:28 不错的小故事,简单几笔勾勒出贪腐分子的丑恶嘴脸。
回复1 楼 文友: 2015-10-18 15:56:09 感谢提读用稿,问好了!
2 楼 文友: 2015-10-16 17:4 :45 感谢赐稿江南烟雨,期待您更多佳作。编按如有不当,还请见谅。
回复2 楼 文友: 2015-10-18 15:56:58 会的,心在江南!唐山癫痫病医院地址
地图舌它会自愈吗
湖南治疗白癜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