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韵相思湖的蛙声散文

文章来源:丰镇文学网  |  2019-11-14

有人说,她太小,不像湖,只是一湾灵秀的水塘;有人说,她太嫩,八岁的丫头无底蕴。我嗤之以鼻!她纤巧委婉,气韵不凡,一个多情的名字--“相思湖”,就将令你愁肠百结!更有那撩人抓心的蛙声,我们无论走到哪里,夜夜都会在梦里喧响。

相思湖,原本是一长片东西走向的沼泽。一条小溪从中间穿过,直到西头的玉皇阁村,再流经深窄的沟渠,最后欢快地跳进潕水。沼泽地,最宽处约有三百米,春夏季节的菖蒲和水芹菜,长得很葳蕤,水草也甚是丰茂。养鹅、养鸭的专业户,圈地,搭棚。数千只鹅鸭,浮水,振翅,鸣叫;寂寂的水泽,充满了生趣。湖的东头,原是株山村的一个村民小组,翠竹蓊葱,掩映着零星的农舍;古樟树下,是一眼井泉,汩汩地突涌。夕阳西下,炊烟袅袅,犬吠隐隐,白鹭也收翅于竹林栖息。南侧高处,是起伏的209国道,枝柳铁路,横陈在青山脚下。北侧是莲塘村几条起伏的冈陵,茂盛的巴茅草,白花茫茫,覆盖厚厚的黄土荒野,直到碧波粼粼的潕水河畔。丘陵之间,一湾湾水田,三三两两的民居,隐藏在苍茫的白色之中。

那时,我们经常下村开展治安巡逻,走访群众,调解纠纷……时有披星戴月的归程。五六月间的夜空,星月伸手可摘;月光星辉,尽情洒满丘冈和拔节抽穗的稻田。沿着田垄的田塍行走,一路有徐徐清风和蛙声送行。到得沼泽处,咕咕咕,呱呱呱,咯咯咯,蛙鸣阵阵,此起彼伏。间或,鹅棚里传来咯罡咯罡的鸣唱,不甘寂寞的鹅们,也加入到了合唱团里去。我们惊异于这群大自然歌者的天籁之音,疲惫消遁,驻足倾听。多情的歌唱家们,似乎领略到了警人的心思,迅速调整演唱形式。先是独唱:咕,咕,咕——呱,呱,呱——-咯,咯,咯——旋律清新优美;它们一个一个,像戏剧的角色,粉墨登场,表现出自由洒脱、闲适欢愉的情绪。紧接着重唱:对话式衬托式二重唱、三重唱和五重唱……呱呱呱,呱咕呱,咕呱呱咕咯咯呱……有爱恋的,互诉衷肠;有讨论的,争论激烈……都为高潮做铺垫。一会儿,水泽地,窄水沟,稻田,所有的蛙族艺术家,都加入交响大合唱。呱呱呱……咕咕咕……咯咯咯……暴风骤雨,山崩海立,万马奔腾,欢声如潮……突然间,大合唱戛然而止,四野沉寂,稻花香浮,月色迷离。我们惬意地享受着传奇的艺术大餐,意犹未尽,不忍离去……

随后,我一直在想,那场精彩绝伦的大合唱,将预示着什么。

二00一年的春天,洪江市市治建设,如火如荼。到处是开山炮声,震耳欲聋;到处是挖土机、推土机和渣土车的轰鸣,尘土飞扬。那些冈陵,一个一个相继搬掉,一湾湾的水田渐次填平;不到两年时间,变成了平旷的土地。六纵五横的宽阔街道边,脚手架不断向上攀升,高楼大厦如春笋拔节生长。也就是七、八年的时间里,在古城东面的丘陵地带,崛起一座崭新的城市!我们在美丽新城的建设中,恪守职责,严厉打击了违法犯罪,强化社会面控制和治安管理,为市民安居乐业,铸造平安,守护着正义和幸福!我到那时才破解了,那场美伦美奂的大合唱预言的秘密。

但是,精灵们的领地在受到侵占后,又遭逢极端的冷遇!四围都是高楼林立,沼泽变小了,缓坡到处是拆迁的建筑垃圾。小溪污水横流,破旧的衣物、塑料袋等物品,在水中沉浮。昔日丰茂的水草,病恹恹的,趴在淤泥里,挺不起腰。夏天的蛙鸣,都是有气无力的。

我和很多市民,偶有空闲,就到那儿去转悠。不少人说,留着这么一块干啥,垃圾场就建这里吗?我有很多遐想,这里,该建个什么才好呢?我总是担心那一沼泽蛙们的命运。

那些年,我在市局经侦大队工作,为侦破大案要案,经常和战友们上渝川,下粤琼,飞东北,辗转赣浙苏,风烟云涛几万里……一天,好友天池山告诉我,你的蛙友有好去处啰!在外面,时有耳闻要建一个什么湖呀,或一个什么大荷塘的,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就怕是一个传说。我知道,房地产比《山海经》里的九头相柳,更恐怖!

回来时,正值暮春。未洗征尘,兴冲冲地穿过百米大道,径直奔向南边的沼泽地。远远地,看见一个四柱三重檐的牌坊,矗立着;上书有“相思湖”三个鎏金大字,心里不免一阵激动。站在牌坊下,面目一新:一湾长长的绿水,像处子袅娜的身段,慵懒缱绻,千娇百媚。我兴奋地跳下回折的石阶,沿湖约三公里的曲径行游,到处是绿树高低,芳草萋萋。相思湖道旁,叠岩卧石,柳丝牵人,亭临绿水,廊纳蕙风;更有桥横碧波,垂花泄瀑,叶圆荷香……可惜刀斧痕迹颇明显,然匠心实为可钦。更重要的是,莲塘、株山和玉皇阁的蛙类,终于有了自己的乐园,而我悬悬的心,也安于相思湖畔。

平素爱懒在家中的黔城人,有了相思湖后,每当薄暮时分,常做倾城游。每个路口,都是挤入湖径的人群。有柱仗老人蹒跚的寻觅;有结伴少男少女的兴奋;有举家老小的乐游。六角琉璃亭内,甜蜜的恋人,成双成对,卿卿我我;长长曲廊下,丝竹管弦,入耳入心,围观的行人,如醉如痴。湖径起伏,

路灯错落;湖畔高楼的霓虹灯,在水底闪烁。此时的蛙鸣,东一声“咕”,西一声“呱”,声不搭调。一拨又一拨的行人,或驻足观望,或从容闲行,互不干扰,也不高声喧哗。游人的口音,杂七杂八,有会同的“门嘀咕”,芷江的“紧嘎勒”,邵阳的叽里咕噜……三湘五湖的人,汇聚到了黔城,创业谋发展。

我信步半环后,便在折折横水的木桥上,斜倚栏杆。桥内侧,是几蓬芦苇,苍翠修长的叶子,已看不真切。咕咕咕,疏疏落落,从影影绰绰的芦苇丛中传出;远处的呱呱声,也响起来了,声音渐密渐宏。我总觉得有些陌生,昔日主人欢快、激越的情绪,减少了,而更多的是羁客的离愁、怅惘和相思(我想,它们应该是莲塘、株山和玉皇阁那些背井离乡的蛙们),弥漫在漾漾流金的湖面上。我听着,听着,被感染得一塌糊涂,那遥远的蛙声,绵绵绕缠于脑际。

壮溪冲的月色,这时应该很迷人的。那十里八里的山冲里,欢快的蛙声应该响起来了,将鼓荡在松杉林,飘散在绿竹间;整个壮溪冲,都弥漫着稻花香气吧。我那未曾凋零的童年伙伴,你们还好吗?在星光月色下的蛙声里,“胡司令”、“美伢子”,你们还会想起童年那个怯生生的“兔子”么?

什么时候了,游人杳杳,蛙声寥落,月亮已浸在湖水中,四围的灯火未央。

忽然,我想起了屡遭贬谪的王昌龄。他在龙标县任尉职八年,一改昔时的萎靡,实施较宽松的治策,政绩斐然,深受峒民的拥爱。在蛙鸣稻花香的夏夜,当年的王昌龄,是否想起长安、洛阳的亲友?“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他在潕水边的蛙声里,定会凭借婵娟的清辉,向武冈的好友柴侍御,传达自己的深情厚谊……麻姑已见三桑田。“诗家天子”如果穿越而来,看到往昔的荒野,而今是万家灯火,他又该做何感想呢?黔城的人民,千百年来景仰王昌龄的仁德冰心;他在天堂,也应该缅想令他风流千古的龙标吧!

从那以后,我几乎每个夜晚,都要环湖一游。走着,走着,相识了许多朋友。有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市内的,也有市外的。他们都在建设新洪江中,用不同的方式,奉献着自己勤劳和智慧。娄底的杨老板,初识黔城方弱冠,二十年的拼搏,已早生华发,却成为汽车修理业界执牛耳者。浙江温州的黄总,从住猪栏拾荒开始,到开面馆,修沟渠,修公路,进而开发房地产……三十年的风雨彩虹,书写了洪江市一个民营企业家的人生传奇!一个夏日雨夕,他们和我在湖边长廊里,听着蛙声雨声,感慨万千。家山千百里,夜夜梦里回啊!

八年啦!我们走着走着,树长高了,草长茂了,花开繁了。数不清的乔木、灌木和花草,亲密成了一家子,妆扮着美丽的环湖林荫道。我们走着走着,当年莲塘、株山的蛙们也老了,子嗣数代恋着相思湖,但那自由欢快的歌唱里,依然充满思念!我们走着走着,小的长大了,壮的鬓白了,都成了洪江黔城一家人!

共 0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有太多回忆渐行渐远,但那一片蛙声始终萦绕于心头。曾经此起彼伏的蛙鸣随着城市日新月异的变迁而渐渐衰弱。与乡邻们朝夕相处的蛙们领地稀少了。回忆也掩于岁月中。当相思湖的:消息传来时,心中一阵欣喜。茶余饭后有了休闲的好去处,终于又可以听取蛙声一片,也在这里相识了许多朋友,在这里惬意而行,漫步于夜色间,恍若又回归田园一般。小小相思湖,伴随着平凡人生一起浮沉,人与蛙和谐相处,其乐融融。推荐欣赏【:枫魂帝星】【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 :51: 与其说眷恋蛙声一片,更不如说是心中怀念那份久久于心的忆。那蛙声伴随着成长始终难忘。当相思湖中再次响起蛙鸣,便油然而生一份久别重逢之感,。感谢赐稿菊韵,问好冬安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回复1楼文友: 16:07:28 谢谢枫魂帝星老师子夜美按,真难为情!

2楼文友: 11: 5:44 都说散文难写,把散文写成有内涵的文更难写,读了壮溪的散文,篇篇精彩。散文通过蛙声看到了相思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写出了相思湖畔的人们的生活、环境的改变以及作者那浓浓的乡愁。佳作欣赏了!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回复2楼文友: 12:41:05 谢谢社长的鼓励!

楼文友: 09: 2:28 文字美,意境美,情感美,欣赏了 与读者或囍或悲,或共同关注我们的社会,向社会传递正能量。

老人晚上尿多该吃什么药好

阴部瘙痒用什么药

小便黄赤是怎么回事

怎样防止老年痴呆症
云南特色植物 灯盏花怎么样
什么中药可以治疗便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