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元纪 第一百七十八章:吴冥逃脱【二合一】

文章来源:丰镇文学网  |  2020-03-30

真元纪 第一百七十八章:吴冥逃脱【二合一】

咻咻!

原本平静的天际,此刻却是被一道极为刺耳的尖锐音爆声所打破。

自那远处,有着一道寒冰身影,正在急速飞行,拖着长长的气尾,所过之处,似都是有着冰晶凝成。

“到了,就是那边,我感觉到它就在那山后的密林中。”

小金猴眼眨了眨,指着那下方的密林,开口道。

闻言,吴冥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随后顺着小金所指,朝着下方的岛屿俯快速冲了下去。

后方,有着一道虹光紧跟着飞速划过。

“想躲吗?”

见到吴冥钻进了下方的密林中,追过来的公孙白俊脸上也是有着一丝阴寒。

从遗迹墓府水域一直追到这里,若是换做常人,即便是炼气境后期的强者,对于通脉境初期的他来说,早早便是将其击杀了。

可到现在他都还没有将炼气境中期的吴冥追到,这让他感觉到意外,同时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

若是吴冥继续跑,凭后者的速度想要追上恐怕也需要些时间,但是现在吴冥竟然选择躲起来,这在他看来简直是自寻死路。

即便现在他捉不到吴冥,但将其围困起来,等到后方公孙家的人马到来,到时再去擒拿吴冥,还不是瓮中捉鳖,轻而易举吗?

“吴冥,别躲了!你跑不掉的,你若是将身上的东西全部交出来,或许我可以考虑留你个全尸!”

公孙白凌空而立,锐利的眸子扫着下方的密林,一道道喝声在雄浑的真气包裹下,向着下方笼罩而去。

他能感觉到下方有许多二阶妖兽,当然这对他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但是却感觉不到吴冥的气息,显然后者是将气息隐藏了去。

密林中,吴冥湿透衣袍紧贴着粗树,躲在其身后,用着仅存的喘息时间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

“小金,找到了没有。”

吴冥喘着粗气,余光掠过密林上空的那道身影,猛然转向面前的小金,虽然声音压低着,但是却能听到其中的焦急之意。

他当然知道,公孙华那些公孙家的人在发现他逃走之后,肯定会来追逐他的,这样拖下去,对他来说极为不利。

“就在前方不远处,它在睡觉,我去跟它唠唠。”小金指了指前方,不急不慢的笑道。

还唠你妹啊,吴冥一差点没破口大骂起来,提留着小金,几个闪跃,快速在密林中穿梭起来。

密林上空,公孙白沉着脸,如鹰鹫般的目光,一目十行,飞快的排查着下方,手掌之上,真气缓缓汇聚。

“当老鼠吗?”

公孙白嗤笑一声,而这时在他的目光中投射这下方密林中,似乎是有道黑影闪过,后者瞳孔猛然聚焦,手中的那早准备好的真气能量,便是一掌拍出。

“轰!”

伴随着一道轰鸣的声响起,下方的密林处顿时树木横飞,粉末四溅,一个深深的数丈许的掌印,便是显现出来。

“哼,我看你怎么躲!”

一掌落空,公孙白面色也是有些难看,对付一个炼气境中期的杂鱼,竟然浪费了他这么长时间,这让他很难堪。

“轰轰轰!”

公孙白冷哼一声,双掌深提,快速的对着下方密林拍出,顿时树木倾倒,一道道爆炸声响起,深深的掌印都是将整个岛屿击颤。

堪堪躲过一个个轰炸,吴冥不敢松懈,身影快速移动,向着目标方向一动,他不能使用真气,仅靠着身体力量在飞奔躲闪,十分消耗体力。

密集的轰炸紧跟着他身后,吴冥的面庞都是有些狰狞,他快速越过下方的横树,在其前方不远处,有一个似小山坡一样巨石,在上下起伏。

吴冥也是瞬间将其辨认出来,三阶妖兽,通天鳄,全身鳞片刚硬无比,实力可匹敌人类通脉境中期强者。

吴见到面前的横卧在密林中的百米长的巨鳄,吴冥的脸上顿时有着一抹惊喜浮现,如闷雷般的呼噜声,越来越近。

这么大的动静还在睡觉,吴冥也是对着它很是佩服,通天鳄这样的妖兽就是这种习性,除了吃就是睡,不过这也正合他意。

若是在睡觉时被打扰,那就会便的极为暴躁。

身影如矫健的兔子一般,吴冥快速在林中穿梭,身形跃到那正熟睡的通天鳄身上。

而在这时身后公孙白的攻击也是突然停止了下来,后者感到了不对,他警觉灵敏,有所察觉。

“恩?怎么不轰了?给你个目标。”

吴冥目光紧盯着密林上空,嘿嘿一笑,俏脸上露出一抹阴险之色,后者心神一动,全身隐藏了的真气,突然暴涌而出。

而后吴冥又是赶紧消散而去,身影一跃,又是钻进了密林中,身后的小金也是快速跟上。

天空之上,一个比之前都要大的巨大金色风刃手掌,顷刻间笼罩而来。

“轰!”

“吼!”

剧烈的爆炸声,似乎是夹杂着一声震天怒吼,在这片岛屿中响起,而那半空中的公孙白面色都是为之变了变。

砰!

顿时,一道百米左右的巨大身影,突破密林束缚,冲天而起,发出一声暴怒的咆哮,那充满着暴戾的猩红兽目中,死死盯着面前那道白色身影,将其锁定,显然他是找到了打扰它睡觉的人类。

“三阶妖兽通天鳄?”

望着那头百米巨鳄,公孙白很快便是将其认出,面色也是顿时难看下来,显然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存在三阶妖兽。

同样他也没有想到吴冥竟然会跟他玩这一手,那俊美的脸上,也是有着深深的怒意浮现。

“这小子将我攻击引到这通天鳄身上,这可是相当于通脉境中期的实力妖兽,皮肤坚硬无比,即便是我都不容易应对,让那头畜生拖住我,真是好算计。”

公孙白咬牙切齿,无比愤怒,他堂堂公孙白竟然被炼气境中的吴冥给摆了一道,心中愤怒可想而知。

而正当后者愤懑之际,那不远处的通天鳄张着血盆大口,向着他扑了过来,那张巨口狰狞无比,里面长满了锐利的尖牙,可以咬碎蛮石,横推一切。

公孙白面色一紧,不敢大意,连忙调起全身真气,一个侧身便是将其快速躲开。

他没有与之战到一处,而是目光猛然转向下方的密林,来扫寻吴冥的身影,而还没等后者找到之时,一声巨吼再此响起,紧随而来的是那巨大身影。

公孙白连忙躲闪,不予理会,身形快速飞掠前方,继续扫寻着吴冥的行踪,只不过那通天鳄可不会如他愿,一条巨大的鳄尾,好似山峰刮着刺耳的烈风,狠狠的劈向他去,公孙白连连倒退。

“畜生你找死!”

公孙白心生大怒,面庞狰狞,他何时这般狼狈过,即便是通天鳄也不行。

后者脚步猛然一踏,金风罡气化作一道金色风暴,汇聚于拳掌之上,其中蕴含着他的愤怒与恐怖力量,狠狠轰了上去,与那通天巨鳄战到一处。

顿时密林上空,罡风四溅,爆炸声震天,无情摧残着下方的密林,变得满目创伤。

这通天鳄皮肤坚硬,实力堪比通脉境中期,公孙白虽为通脉初期,但也不简单,攻势凌厉,一时间难分胜负。

下方岛屿的岸边一处巨石后,吴冥跟小金趴在那里,眼睛瞄着半空中的略显狼狈的身影,嘴角之上轻轻挂起一抹讥笑。

“嘿嘿,公孙白,你就在这里好好玩玩吧。”

目光望向远方,吴冥能够感觉到有着数量极为庞大的人群,正向这里飞驰。

吴冥面色越发凝重,没有再多逗留,转身便同小金跃进水中,如鱼儿一般快速掠去。

落日通红,挂在山间。

“轰轰轰!”

隆隆的轰鸣声自远方传来,那天际有着密密麻麻的黑影遮天蔽日,像是蝗虫一般,铺天盖地,声势骇人。

以公孙华为首的众人,快速掠过山间,下方的山间妖兽,见到这样的阵容,魂都快出来了,连忙躲藏起来。

这几日,遗迹宝藏结束,那些没有获得东西的人,都是组队起来猎杀妖兽,搞着这片山间的妖兽,兽心惶惶不得安宁。

大部队顺着遗留下来的踪迹,对着前方飞速驶去。

“恩?前方有情况?”

“这是...三阶妖兽通天鳄?”

“那不是公孙白吗?他不是追吴冥吗?怎跟通天鳄打起来了?”

“...”

望着远处一人一鳄激烈的战斗,大部队之中也是响起了一道道窃窃私语。

人群前方,公孙华的老脸有些阴沉了下来,脚步连踏,身影快速来带密林上空。

一掌狠狠轰在那通天鳄身上,公孙白身影迅速脱开,倒退开来,此刻他的身形狼狈,白色衣袍现在变得有些凌乱不堪。

不远处通天鳄望着面前密密麻麻的人群,也是愣住,那被震怒充斥的双目,猛然变得惊慌了起来,怂字上心头,二话不说,鳄尾一甩,便是翻身落入密林中。

“公孙白!吴冥呢!?”

没有理会那逃窜的通天鳄,公孙华厉声喝道,声音滚滚,其中夹杂着一抹抹怒意。

“禀族老...让那小子跑了。”

望着面前那道蕴含的恐怖能量的身影,公孙白面色是沉的难看,他抱了抱拳,艰难开口道。

低沉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是瞬间在后方大部队中炸开。

“什么?!吴冥跑了?”

“我的天那可是公孙白出手,吴冥竟然跑了?”

“天哪,那吴冥到底是何方神圣,不仅夺得墓府宝藏,而且还成功从公孙白手中逃脱,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才炼气境中期啊...”

“...”

后方的一道道惊呼,让得公孙白那俊俏的脸庞沉地滴水,他一个通脉境的强者,让一个炼气境中期的小子,给从他手中逃脱,这是他耻辱。

公孙家水分宗遗迹之行,为得就是这水宗令,而他却让水宗令从他自己手中逃脱了,族中会对他降下严厉的惩罚,甚至还会影响到他在族中的地位。

想到这样,后者紧握的拳头,剧烈颤动,鲜血顺着手指缓缓流下,脸庞都是变的扭曲起来

“混账!”

一声暴怒响起,陡然间在这片天地中响起,恐怖的音波激荡四方,身后的人群也顿时间安静下来。

众人惊骇地望着面前须发飞舞,接近暴走的公孙华,都是噤若寒蝉,不敢吱声。

公孙华干枯的老脸上,五官狰狞,两眼含着震怒之色,望着面前的公孙白,怒声爆喝。

公孙白胸口一闷,一口鲜血便是喷了出来,脸色瞬间苍白,他低着头,捂着胸口,不看抬头看他。

“若不是,看在你父母的份上,老夫一掌便毙了你!”公孙华怒拂衣袖,震怒道。

公孙华是公孙家的族老之一,在公孙家有着威信,公孙白犯了大错,若是现在他将公孙白当场杀了,即便是公孙家的族长,也不会说什么。

公孙白低沉着脸,没有说话,他知道后者所说的是真的,不是哄他。

“族老,现在责备公孙白已经不是办法,还是想想怎么搜寻吴冥吧,这天色已晚,可不好找了。”公孙华身后,一位中年男子开口道。

公孙华冷哼一声,随后森然道“发布我公孙家通缉令,捉拿吴冥,就算是天涯海角,也要将其捉拿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公孙家的东西,可不是这么好拿的!”

身后中年男子抱拳应令,随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刻有密密麻麻隐晦的图案的符咒,将其撕开,瞬间那符咒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公孙华看了眼公孙白,冷哼一声,便是转身离去,随后似有着一道线影闪过,撕裂了空气,狠狠的对着下面密林轰去。

“轰!”

犹如干雷,顿时,下方密林爆裂,瞬间空旷起来,而在那下方光秃秃的巨坑中,一道狼狈凄惨的巨影,便是显现出来。

留下来的众人望着半片岛屿都是深陷下去,相视一眼,不由得暗暗咽了口唾沫。

“哎,没想到堂堂公孙家,竟然会在一个炼气境中期的毛头小子手中吃了瘪,啧啧...”

“行了走吧,水分宗遗迹算是结束了,我们也该各自回去交差了。”

“哎,急什么,下面的好东西你不要了吗?”

“...”

那些本想跟着公孙家跟着一杯羹的众人,在公孙家的人马离开后,便是将目光又投向了下方的巨兽身上。

通脉境的妖兽,对他们来说可是一笔丰厚的宝藏。

夕阳西下,天色渐渐昏暗起来。

远处山林间,望着那天际渐渐消散的人影,少年的嘴角扯出一抹微微的弧度,随后身形迅速消失在密林之中。

......

(两章合一章。)

四磨汤最佳服用时间河北治疗男科费用勃起功能障碍怎么恢复

什么原因引发冠心病
每日吃什么药对术后ED治疗有效果
治疗孩子积食药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