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寻找一个机会摆脱掉江湖

文章来源:丰镇文学网  |  2020-01-19

一、

作为一个在江湖中打拼多年的杀手,佟伟刚已经厌倦了血腥残酷的厮杀和没完没了的仇怨,他要寻找一个机会摆脱掉江湖,光明正大地进入庙堂。所以他遇到了三王爷——皇上的叔叔,一个面容慈祥忧国忧民的老人。此时此刻,佟伟刚正站在三王爷的面前,静静地听着这个皇叔郑重其事的吩咐:“你的任务就是杀掉李丞相!”

啊!佟伟刚吃了一惊,因为李丞相这个人太特殊了,他不仅是当朝丞相,而且他的闺女就是颇得皇上宠爱的李贵妃。三王爷从佟伟刚的眼中捕捉到了那份稍纵即失的惊讶,说道:“我知道你一时想不通,但正因为他既是丞相,又是太师,所以结党营私、贪赃枉法、鱼肉百姓才不被皇上查办。为了江山社稷,为了普天下的黎民,我只好找到了你。”

佟伟刚明白了,他是一个孤儿,父母都是被勾结贪官的富商害死了,对贪官污吏有着切肤断骨之恨。他朝三王爷拱了拱手道:“属下明白。”

三王爷端起茶杯,细细地呷了一口道:“你从江湖中来,在这京城里面孔不熟,派你去最合适不过,准备一下,明晚你就动手吧!”

佟伟刚答应一声,起身告退,回到自己的住房,望着墙上雪亮的钢刀,往事一幕幕清晰地浮现在眼前:父母被奸商害死后,他无依无靠地与十几个孤儿组成了一个小丐帮,一年四季顶风冒雨地乞讨。是云游四方的师父看他可怜,才把他抱到山上,授他以梨花刀法。他记得,他当时还舍不得会讲笑话的大虎、整天哭鼻子的小花和给他们照顾的王寡妇,哭着对师父说:“师父,带上他们吧?”

师父为难地笑了:“阿牛,我一个大男人养不活他们啊!”他哭了,在泪眼朦胧中就看到他们渐渐地远去,后来,“阿牛“这个不雅的小名也渐渐离他而去……

富丽堂皇的丞相府内灯火通明,不时地有披坚执锐的兵丁来回巡逻。东边莺歌燕舞、笙萧阵阵,西边却寂静得仿佛没人居住。李丞相正坐在太师椅上,神秘地对面前的年轻说着什么:“翁剑,三王爷仗着皇叔身份,别人不会防备,暗中却积蓄力量,阴谋篡位,你的任务就是杀掉他,为百姓除害,为皇上分忧。”

翁剑爽快地答应了:“丞相吩咐,在下明晚就潜入王府,杀掉这个伪君子。”

李丞相呵呵地笑了:“你的追魂剑法独步武林,相信你能马到成功。”看着翁剑远去的背影,他低度声咒骂道:“三王爷,老夫让你尝尝追魂剑的厉害。”

清冷的月光洒满人间,丞相府内奇特的假山、嶙峋的的怪石投在地上都成了狰狞可怖的影子。一阵风吹来,丞相府内便陡然多了一股逼人的杀气。佟伟刚身着夜行衣,身轻如燕、灵如狸猫,几个起落闪开巡逻的兵丁,来到了李丞相卧榻之处。

李丞相锦衣华服坐在书桌前,手提狼毫奋笔疾书,根本没有注意到固若金汤的丞相府里多了一个要取他性命的刺客。佟伟刚矮身于大梁之上,看到李丞相案前有四盏明亮异常的宫灯,突然,其中的一盏不知何故暗了下来。李丞相愤愤地停笔歇腕,取下灯罩,似乎是要剔掉灯花儿。

“唰”一道尖细的光芒闪电般射向大梁。佟伟刚心头一惊:被发现了?纵身一跃,已经黄叶般飘落至李丞相跟前,手握单刀,直指着李丞相的鼻子:“好个贪官,心肠如此歹毒!”举起透着寒意的钢刀向李丞相头顶劈去。

可劈到半途,他却突然停下了。李丞相稳若泰山、镇定自如,竟然没有丝毫要躲避的意思。这种视死如归的心理素质就算是身经百战的将军也未必能够达到。佟伟刚被震憾了,收刀道:“你为何不躲?”李丞相微微一笑:“如果你存心杀我,躲闪也没用。”

“你结党营私,我当然要杀你!”佟伟刚确信书房内绝对无人,而且方圆十米内也决不会突然冒出能够救助李丞相的人,嘴角挂上了一丝嘲讽,“我只是奇怪你能够如此镇定?”李丞相道:“平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老夫我一生鞠躬尽瘁,上保我皇,下为黎民,问心无愧,死而无怨。”

佟伟刚见李丞相大义凛然、正气堂堂,心里如同铁称砣掉地下,不禁咯噔一声。原来就有的疑惑顿时扩大了许多:在死亡面前能够保持如此镇定的人,决不会是贪财如命的昏官,难道是三王爷判断有误?

李丞相捕捉住了佟伟刚脸上瞬间的表情,不经意地问道:“是三王爷派你来的吧?”

“啊……不不不。”佟伟刚微一犹豫,李丞相却哈哈大笑起来:“壮士,一定是三王爷说我结党营私、贪赃枉法、鱼肉百姓,才骗得你来刺杀我的吧!实话告诉你,其实三王爷才是个真正野心勃勃的阴谋家,他的目的就是除去功臣以消弱皇上的势力,然后篡位。”见佟伟刚刀尖下垂,知道他被自己说动了,继续道:“历史上宋太宗烛影斧声杀太祖,明朱棣挥师叛乱驱建文,不都是为了一个皇位吗?他们是什么关系,兄弟,叔侄,可全挡不住一个皇位,如今三王爷就准备效法朱棣篡夺自己侄儿的皇位了!”

“壮士如若不信,可先斩老夫项上人头,然后回去查明事情真相!”说罢向前伸头,把白发苍苍的头颅伸到了佟伟刚面前。过了片刻不见有任何动静,抬起头来,面前空空如也,佟伟刚像水珠一样早已从人间蒸发了。

二、

世上的愤怒莫过于被人无端欺骗无端愚弄。佟伟刚本想帮着三王爷做一件对得起黎民百姓的事,然后自己再以这件好事为跳板,登堂入室身居白道,过上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的安稳日子。哪料到三王爷竟明明白白地骗自己去刺杀一个忠心耿耿的老臣。

佟伟刚飘身回到三王府时天还没亮,整个王府仍沉浸在温柔的夜色之中。他见到三王爷时,三王爷正坐在屋内的靠椅上等着他的好消息:“事情办妥了吗?”

佟伟刚单腿跪地道:“启禀王爷,丞相府内戒备森严,没有得手。”三王爷宽容地冲他摇了摇手道:“没得手不要紧,只要壮士能安全回来就好!只不过让那老贼多活一天就会多祸害百姓一天。”佟伟刚心中一动,问道:“李丞相果真结党营私,贪脏枉法?”

三王爷本来笑咪咪的,闻听此言,笑容立刻凝固在脸上。顿了一顿说:“佟壮士,你久历江湖,对官场之中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还不太明白。我猜想你一定遇到了那个老贼,还被那个老贼说动了。他一定是说我骗了你,他是一个大大的忠臣,而我又如何如何是一个大大的奸臣。对吧?”

听三王爷所言,仿佛他就跟在自己身后似的,佟伟刚索性不再否定:“是的!”三王爷哈哈大笑道:“所以你不算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杀手,所以你才想退出江湖,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找出李丞相结党营私、贪赃枉法的证据。”

佟伟刚如释重负,心里又升起一丝愧意:错怪了三王爷,真不好意思!

他辞别三王爷回到住处,躺在床上望着深深的黑夜,久久不能睡去。突然,一声凄厉的喊声划破夜的寂静,针一般刺进他的耳朵:“有刺客,抓刺客啊——”刹那间,警锣急鸣、喝声四起,整个三王府像炸了锅似地乱成一团。佟伟刚飞身而起,提刀出门,就着前面追兵的火把,看到一个轻捷的身影正向这边飘来。

那人黑衣黑裤,黑布蒙面,标准的一个刺客打扮。佟伟刚纵身拦住那人去路:“大胆刺客,竟敢私闯王府!”那人也不答话,挺起宝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刺来。虽说是迅雷不及掩耳,但并不等于说来不及举刀招架。佟伟刚手腕旋转,磕偏宝剑,与那刺客打在一处。

十招过后,佟伟刚不禁大吃一惊。因为他从武功中辩出刺客所施正是江湖中厉害无比的追魂剑法,相传是少林寺绝学,非少林派弟子不传。难道对方是少林派弟子,可他为什么要私闯王府刺杀三王爷?难道红尘之外的少林弟子也卷入到了朝庭纠纷?

高手相斗分秒必争,哪容有丝毫分心?佟伟刚稍一犹豫,被那刺客抓住破绽,唰唰唰连刺三剑,逼得倒退五步。刺客见状,双足轻点地面,一个燕子三抄水,早已跳上墙头溶入茫茫夜色之中。随后赶来的兵丁手执火把,气喘吁吁地问:“佟大侠,刺客呢?”佟伟刚指指墙头,摇头而叹。

来到三王爷处,只见一向沉稳的三王爷披头散发,脸有血渍,显得狼狈之极。他冲佟伟刚苦笑道:“刺客所赐,太可怕了!”然后冲着围上来的兵丁们吩咐道:“严加巡逻,不得再让刺客闯入!”等众人散去,拉住佟伟刚小声说:“壮士,我看那刺客是李丞相那老贼派来的!”

“何以见得?”佟伟刚紧皱眉头,他搞不明白三王爷为何下此判断。三王爷抬手将散落额头的白发朝后拢了拢,道:“李丞相结党营私,不容于我,我参了他几本被他知晓,所以怀恨在心,视我为眼中钉,除了他普天下没人如此痛恨我。”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话题一转对佟伟刚说道:“此去京城六十里有一山神庙,庙里住着一老一少两个乞丐,他们就是前任陈州知府刘本旺的仆人。刘本旺被李丞相所陷害,满门抄斩,只有这两个仆人逃到那里。”

次日清晨,佟伟刚单人独骑去了山神庙。他装作一个过路人套取了两个乞丐的身世。正如三王爷所说,他们声泪俱下地哭诉了李丞相的惨忍无道,害得他家主人九族皆灭,四邻遭殃。佟伟刚听罢勃然大怒,顾不得安慰他们,飞马回城。在心底里,他已经把李丞相大斩八块了。

翁剑是丞相请来的世外高人,在府中绝对是第一高手。可他去王府行刺三王爷却彻底失败了。正要把宝剑刺入三王爷胸膛时,身后冲来两个带刀侍卫缠住了他。眼见对方人越聚越多,翁剑牢记“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的”谚语,匆忙撤退,哪料到遇上了一个使用梨花刀法的人,那人刀法精妙,身手敏捷,武功决不在自己之下。把这些情况详细说完,翁剑又内疚万分地说道:“启禀丞相,下次小人决不失手!”李丞相愣了一下道:“失手就失手吧!刚才三王爷那厮也派了一个江湖人来刺杀我,被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劝退了!”

“恭喜丞相!”翁剑适时地说道。李丞相却捋着下颔上的胡子,低头沉思着。过了片刻又道:“我安插在王府中的密探捎回来信儿,说三王爷府中新来的那个高手使的就是梨花刀法,但就是心慈手软,忧柔寡断,我估计行刺于我的刺客和你遇到的高手都是他。”

翁剑问道:“那我们怎么办?”李丞相不断点头,似乎仍在思索:“小心谨慎,再待以时日,相信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

李丞相所说的狐狸当然是指三王爷。他让佟伟刚养精蓄锐了几天后,就派他二次刺杀李丞相。既然是刺杀,那晚上就是最好的时候。三王爷千叮咛万嘱咐后,却见佟伟刚犹犹豫豫,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便问道:“壮士请讲!”

佟伟刚于是照直说了:“王爷,如果使用追魂剑法的高手伺在他的身边,属下没有必胜的把握。”三王爷沉默不语,突然叹口气道:“没有把握算了,只要能保证全身而退,就再好不过。”

佟伟刚心里一阵感动,被三王爷宽宏的心胸所折服,想到以后将鞍前马后地跟着这样的人,便觉得有了光明的前途。他收拾停当,辞别三王爷,一纵身便随风而逝,不见踪影。

在丞相府里,他果然又遇到了翁剑,那个使用追魂剑法的翁剑。当时佟伟刚轻车熟路地潜入丞相卧室,对着丞相的脑袋一刀砍去。“卟”,他没有听到预料中的“喀嚓”声,只感到那刀砍在了软绵绵的鱼皮之类的东西上。正要再补第二刀,却听背后有兵刃破空之声袭来。他听风辩器躲了过去,紧接着就见无数火把从天而降。原来是人家早有埋伏。

他看到偷袭自己之人手执宝剑,身形依稀有些熟悉,便知是那追魂剑法高手。当下不敢怠慢,叮叮当当地打了二十多个会合,突然一把梅花针撒出,乘那人躲闪的时候跃出了包围圈,逃出了丞相府。回到王府,他对三王爷说道:“王爷若想确保在下刺杀成功,可设法调走那追魂剑法高手。”

三王爷道:“你是说调虎离山?”佟伟刚点了点头。

三、

次日早朝,三王爷对高坐金銮宝殿的皇上奏了一本:“万岁,臣在郊外一村内为万岁育异花数株,即将开花,此花艳丽无比,胜似天上仙草,无奈贼盗眼红,恳请万岁派人守护。”不等皇上开口,又自恃皇叔身份说道,“臣又闻丞相府内有一高手,使用追魂剑法,请求此人能为吾皇效命。”

三王爷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他就是点名追魂剑翁剑去郊外日夜守护仙草。如果李丞相不答应,那是抗旨不遵,可以上纲上线;如果李丞相答应,他就光明正大不动刀枪地调走了翁剑,换句话说,李丞相已经把半条命交给他了。

三王爷把难题留给李丞相,哪料到李丞相一口答应:“万岁,臣府中确实有这么一个高手,本来是准备荐给皇上的,现在正好!”三王爷见他答应得如此干脆利落,心中又喜又惊。喜的是他这么快就答应了,自己不愁结果不了他。惊的是,他会不会采取别的高招?

回到王府,三王爷掩饰不住心中的得意对佟伟刚道:“好得很,使追魂剑的那小子终于被调走了。”把朝中事告诉给佟伟刚,最后拍着他的肩膀说:“今晚,你一定要成功啊!前进的路上已经没有障碍了!”

佟伟刚心中高兴,夜半时分摸进丞相府,见书房内灯火通明,李丞相又在灯下写写画画,便悄悄潜入,对着李丞相一刀劈去。“当”的一声脆响,账幕后轻灵地冒出一把宝剑,替李丞相挡了一下。接着,佟伟刚的眼前便多了一位剑眉星目气质出众的英俊少年。“你终于来了!”

共 987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好一篇一波三折,引人入胜,而又动人心魄的传奇小说。再次让人感受身在江湖的身不由己和人心险恶,都说荣华富贵好,孰不知人心比天高背后的纷争,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惨烈结局。一篇实为江湖纷争的传奇小说,却也暗暗道明了一个在平常不过的道理:人啊,活在这个世上,平安就是最好的馈赠。感谢天宗健带来的引人入胜,动人心弦而又让人掩卷深思的传奇小说。好文推荐共阅。【轻舞:梦婷】【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8:11:54 问候作者创作辛苦,感谢作者带给读者的震撼和思索。

回复1楼文友: 15:51:19 辛苦了!

2楼文友: 12:22:4 振撼人心之作! 流逝的是时光,弥坚的是友情

回复2楼文友: 15:50: 9 谢谢支持!

楼文友: 11:51:10 包袱一个接一个,悬念迭出。好文章。恭喜

回复 楼文友: 10:57:12 多谢了!

4楼文友: 14: 1:04 传奇,让我心生好奇,平凡的故事,道出人生的哲理。好文,欣赏了。 不要让他人的噪音,淹没了你内心的声音。

回复4楼文友: 10:56:5 多谢文友评论

5楼文友: 05:40:58 祝贺天宗健老师的佳作加精!盼读老师下篇佳作!昨天在故事中国并肩,今天在江山道路上同行!轻舞飞扬扬起我们的文学风帆,祝大家一路顺风!

回复5楼文友: 10:56: 2 谢谢支持!

6楼文友: 08:48:52 佟伟刚的脑中立刻浮现出首次刺杀李丞相时,李丞相不畏不惧地伸头让他砍的情景,原来那老狐狸是有备无患啊!真是用心险恶。于是他更坚定了离去的决心,接过软猬甲,扬鞭催马朝山那边的乡下驶去 欣赏佳作。五一快乐!

什么药预防老年痴呆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夏月荣
反复咳嗽夜间咳嗽厉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