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镇的小叶尔马克首先是以一位正教传播者的

文章来源:丰镇文学网  |  2020-02-24

不同于那个因装饰华丽镶金嵌银的盔甲而淹死于额尔齐斯河的同名同姓者,萧镇的小叶尔马克首先是以一位正教传播者的名义出现在X城志里的。1779年,因为盗墓、诈骗、抢劫、奸杀和拐卖人口被三名彼得堡法官判处死刑,拖着沉重镣铐的他被锁在阴暗潮湿的监牢里,并没想到会意外地越狱,只是无望地等待神父的到来做一次沮丧与失望并存的忏悔;1784年,当他骑在骡马上,手握着从英国商人约翰.尼德普那里购买的燧发手枪,穿过鲜卑人称之为五爪虎的西伯利亚,并没想到过他会在陌生的土地传播主的福音。
1779年,身陷大牢的小叶尔马克只用低沉的一句话就打动了前来听他忏悔的神父,使之协助他装扮成女人逃出死神的魔掌。不过,小叶尔马克丝毫不曾感激那个神父,反倒在逃脱后的第三天和神父发生争执,将一柄短斧头用力镶嵌在神父的头盖骨上。小叶尔马克的搏命一击,彻底摆脱了自己为了逃生许下的诺言,也使他不再纠缠那个诺言到底是不是一个欺骗色彩浓重的谎言。
“如果我真的有金子就不会打死你了。”埋葬神父的时候,小叶尔马克一度大口喘息,划了个虔诚的十字,嘲弄地道出能够脱狱逃生的秘密。
当然,小叶尔马克的谎言不止这一条,就连他的身世也因众多谎言的缠绕而愈发扑朔迷离,他时而声称自己是哥萨克和丹麦女奴合法子裔,时而宣扬自己是哥萨克女人和吉普赛流浪汉的私生子,时而又带着神秘讲述自己实际上是罗曼诺夫家族的一位女公主和一位哥萨克首领之子偷情的结晶;不过无论哪种说法,他的身世都和哥萨克有关;甚至有一次,他和同伴吹嘘自己那个被沙皇赦免并奖励过的叶尔马克之后,所以血液里才会流淌着盗贼的基因,才会被彼得堡法官判处死刑。小叶尔马克的身世使他的伙伴肃然起敬,并且身不由已地将他推崇为首领。
1784年8月6日,为了纪念两百年前不幸淹死的祖先,小叶尔马克和他的一群伙伴酩酊大醉,利用马刀和燧发枪抢劫了一队恰巧经过的商旅,夺得一百枚金卢布、大约九普特(注1)红茶、半普特上好胡椒、二十一条波斯地毯和上百件银餐具,以及若干封某牧首区的文书,其中一件文书上手写着希腊文‘IxΘγ∑’(注2)。醉醺醺地望着这串他并不知晓的字母,小叶尔马克灵机一动,大笑着,告诉伙伴自己要做修士大司祭,或者要做大司祭。他的伙伴为此大声嘲笑,还将燧发枪里的弹药悉数射向茫茫黑夜。小叶尔马克却恼羞成怒,独自坐在一边沉默不语;他没有和伙伴们一样,反倒悄悄准备好弹药,反复半眯起眼睛,瞄向冥冥夜空。1784年8月7日凌晨,他红着眼睛,拎着血迹斑斑的马刀,揣着那叠教会文书、一百金卢布和十几件银制餐具,策马向东而去。
即便过去若干年,1814年因喉结肿痛陷于弥留之际,小叶尔马克也不曾后悔当年酒后劈杀掉十一位同甘共苦的伙伴。“他们都是恶人,和我一样的恶人,死有余辜!”咬牙说过这句话,他喉咙深处发出一串咕噜咕噜声,两腿一蹬,眼白一翻,就去向无所不能的圣母述职了。
当年,杀掉十一位伙伴,小叶尔马克两条腿都软了,同时也打着呃醒了酒。骑在马上,迎向朝阳,他陡然明白自己再无法呆在这片土地上,再无法立足于匪徒之间。原本,他有十二位共同厮杀劫掠的伙伴,在他高举马刀斫向第九位死者时,那位年仅十七岁的小匪徒苏里科夫猛然瞪大眼睛,吃惊地望向他;他迟疑下,挥刀斫向苏里科夫,却一刀落了空,小叶尔马克只好斫砍向其他伙伴。小叶尔马克聪明之处就在于此,虽然他手上有杆燧发步枪,却一直用那把刀砍杀,因为他怕枪声惊醒醉宿的伙伴。不过也正因为他的谨慎,当他屠杀掉自己朝夕相处的伙伴后,心慌意乱地骑上马,却忘记拿一把燧发步枪。
苏里科夫的成功逃脱,令小叶尔马克意识到自己更加臭名昭著了;在此之前,只有官府对他不相容,如今恐怕连匪们也会对他不屑。但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他决定利用那叠教会文书搏一把。经过一处驿站,小叶尔马克第一次大摇大摆走进去,扔下一枚金卢布,吩咐那位瘸腿退伍军人泡好茶,端上伏特加和笔墨,然后坐在一张并不舒适的椅子上将其中一张空白文书填写上自己的名讳。正是那一天,小叶尔马克在驿站遇到了英国商人约翰·尼德普,并花掉七个金卢布购买了那把燧发手枪。
“我是修士大司祭小叶尔马克,要为帝国前去东方传教。”1784年8月末,小叶尔马克拦截下一辆双轮双驾马车,向坐在里面的一位上尉军官解释道。正是在这位军官的照料下,他一路并不辛苦地经过沿途诸多城市,翻过诸多险峻山脉,越过诸多湍急河流,最终,历经三年零四个月,他在一群哥萨克的保护下来到黑龙江流域。那些哥萨克们在同土著部落鏖战,在争夺流淌着奶和蜜的土地,这让他羡慕不已,也使他蠢蠢欲动。1787年整整一个冬季,他都跟随着这群亡命之徒四处征伐,烧杀劫掠,收缴实物税和人头税;正是在那个时期,他记住了叶罗费·帕夫洛维奇·哈巴罗夫(Ерофей Павлович Хабаров)这个名字,知道那个农民出身的军役贵族在征伐期间每天都要烹饪一个黄皮肤的китаец(注 ),否则无法入眠。听到这个百余年前的传说,小叶尔马克兴奋不已,也尝试着将按照哥萨克风俗劈分给自己一个不足十三岁的达斡尔女孩强奸过后扔进沸腾的大铁锅里。
小叶尔马克作战勇猛,对待那些土著残忍,是哥萨克们所公认的;当然,其他哥萨克也同样残忍,他们杀掉所有男性俘虏,劈分幸存的女性俘虏,寻找不到粮食也会宰杀土著充饥;不过他们还不至于达到每天必食人肉的地步。小叶尔马克自从吃过那个达斡尔女孩,他就一发不可收拾,每次征伐过后都要在那些废墟上架起大锅,效法哈巴罗夫,驱使几倍女俘烹煮劈分给自己的年轻女俘,并且强迫那些幸存的女俘同他一起吃。小叶尔马克的做法,令其他哥萨克恐惧不已,也给他赢得了屠夫司祭的绰号。
“这些黄牛,味道很不错。”每次吃过人肉,他都会炫耀地向其他哥萨克说起这话。
小叶尔马克的行为,使那些哥萨克们怀疑起他是不是真的大司祭,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天主的信徒。当然,烹食女俘并不是哥萨克们唯一的怀疑,更关键的是他们发现小叶尔马克对圣经压根不熟悉,甚至连“INRI”和“圣母经”都不懂。但这并不妨碍他的伪装,更不妨碍他的夸夸其谈。他神秘地自曝身份,说自己是罗曼诺夫家族的一位女公主和一位哥萨克首领之子偷情的结晶,来到这个蜜与奶的新疆土,不过是为了日后能坐到莫斯科牧首的宝座而应该受到的锤炼。
面对小叶尔马克的狂言,哥萨克首领不得不重视,一面毕恭毕敬地款待小叶尔马克,一面派人向雅库茨克督军求证。消息传到正在皇村渡假的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耳朵,立刻引发勃然大怒,也使皇室竖起警觉的刺,生怕又一个伪装皇族的普加乔夫搅乱帝国的统治。1788年由尼古拉耶夫斯基带领的一队约十五名武装执法吏来到黑龙江流域,准备捉拿昔日凶杀案嫌疑人兼造谣撞骗者,小叶尔马克却率先听闻到风声,利用十三枚金卢布买通两位硬不下心肠的看守,骑着匹驽马向南逃窜。当然,也幸亏他识时务地逃脱了,否则从喀山奔着帝国奖金和苏里科夫奖金而来的那七位嗜杀成性的哥萨克也会要了他的命。他并不知道从1784年8月7日那场血淋淋噩梦中侥幸逃生的苏里科夫已经成为可怜兮兮的神经衰弱症患者,每天只有入夜就要手握一把笨拙的火枪,坐在一张沉重的木椅上,紧张地大口喘息,两眼盯向房门和窗户。苏里科夫在巨大的压力下,变卖了所有非法拥有的资产,兑换成巨额帝国通用的卢布,通过不同匪帮发出悬赏追杀令,追杀背信弃义、残杀同伴的小叶尔马克夫。
一路向南的小叶尔马克继续坚称自己是修士大祭司,母亲是库楚姆汗的一位嫡亲后裔,同时为了混淆视听,他索性更名为叶尔马克,利用一册偷窃来的圣经传教,吸纳教众。不过信奉萨满的土著并不相信自己或自己的祖先是与生俱来的罪人,反倒觉得他是个疯子,并因此怜悯他,给他住的床位,给他熟的食物。不过,小叶尔马克每一次都辜负那些土著的信任,尤其他娶了那位鄂温克女人,忽然隐忍不住,将她砍死,扔进沸腾的铁锅里。饕餮而食后,他匆匆收拾行李,连夜继续向南逃窜。
1789年冬季,一个漫天飞雪的日子,小叶尔马克经过大港,走进萧镇。迷离风雪中,他站在大殿前,立刻被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吸引。小叶尔马克以一种罕见的殷勤态度住进距大殿三公里外的南祠胡同区一户赵姓农民家,并以一块金卢布的价格购置了大约三亩坡地。1790年春雪消融,小叶尔马克一袭黑衣,站在属于他自己的那片土地,指挥一群土著按照他的设计建筑房舍。
“木克楞,那是一种使用整棵原木修建的屋子,不需要使用钉子。当时全城的男女老少都来了,有些是为有报酬的工作来,有些是来看热闹;他们把我的房子称为萧镇一景,认为目睹它建造的全过程是一种享受。”181 年秋,小叶尔马克招待一位慕名而来的信徒时,不无自豪道:“虽然这也是一幢木克楞,却又和其它所有的木克楞不同,因为这是前所未有的巨型木克楞,地面以上三层结构,地下一层,自酿葡萄酒,木雕耶稣苦像,高达十俄尺注4的柞木十字架,别说萧镇,就是整个北七屯地区也从没有过,恐怕只有那座昔日的妃子殿可以与之相媲美!”
说起这话,小叶尔马克就像已经成为真正的修士大司祭;其实,小叶尔马克刚开始四处宣扬自己是修士大司祭,原本仅仅是一个隐匿身份的谎言;而这个谎言不过是为了逃避法律与非法律的惩罚。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相信了这个谎言,相信自己是个虔诚的信徒及宣传福音者。只是,小叶尔马克传播福音的同时,也做其他勾当。喇嘛庙建成后的第一个秋天,小叶尔马克不知通过何种手段招集起八个哥萨克以及当地无业游民,允诺只要跟着他,唯他马首是瞻,无论罗刹女皇还是大清皇帝都不会追究他们过往的罪孽。当然,叶尔马克最初的信徒也是这八个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男人。而第一个昄依他的女人,则是被那个被赫赫有名的德家赶出家门的女儿;据说,她被赶出家族的原因是 。她不仅和家族之外的男人通奸,还和家族内的男人胡搞,最终惹起那些女人们的愤怒。刚被赶出家门,她信心满满,以为会有男人收留,可屡屡碰壁之后,她只好投靠了平素连自己都反对的罗刹教。
随着小叶尔马克的招兵买马,萧镇居民开始不再崇敬这座他们眼里恢宏的建筑,反倒随着时间的推移惧怕起来。自1790年初冬第一场雪开始,萧镇开始莫名其妙出现一些异常,不时有女人和婴儿失踪,不时有男人被残杀。这种状况持续至1801年,居然扩展至整个北七屯。在这种惊惧与自危的氛围中,叶尔马克每逢星期六、星期日都会率领九位胸前挂着银制耶稣圣牌的虔诚信徒,到妃子殿前启示众人,宣扬正是那些恶魔制造了一起又一起人间悲剧,奉劝这些土著成为主的臣民。
“当灾难降临,恶魔横行,只有仁慈的主才能庇护我们,庇护我们走过黑暗步入光明,就像庇护诺亚避过大洪水。”说着,他在胸前划个大大的十字,似乎已经将种种邪恶拒之千里之外。然而,被他胁迫,站在妃子殿前的土著更加胆怯,他们生怕那八个强悍的男人扣动扳机,将雷与火惩罚到自己的身体上,只好诚惶诚恐地接受一片片切好的面包,轮流使用一盏沉重的锡杯子呷口葡萄酒。
小叶尔马克不遗余力地宣扬主的威力,一方面在妃子殿前向普通土著以积极布道,一方面深入那些大户人家,晓喻主的力量;他的种种努力被刻意渲染,很快播散至整个远东地区,甚至有可能传递到那几位前后坐到沙皇宝座上的罗曼诺夫们的耳朵里。不过,萧镇那些大户人家对于小叶尔马克声色俱厉的言辞并不卖帐,婉言拒绝接受那些挂在脖子上的耶稣圣牌,这令他很是恼怒,所以才会发生180 年萧镇一连串的午夜凶杀案,两户德家、六户其他姓氏的大户被灭了门。不过,1804年,当宁古塔将军治下的一位巡检前来调查,却一无所获,仅仅在喇嘛庙吃过一餐,由那个德姓女人相陪了一夜,次日斩杀了从街头擒拿到的五个流浪汉,然后载着一箱喇嘛庙自酿葡萄酒回去复命了。
由喇嘛庙为中心散发的恐怖氛围一直持续到1814年7月;在此期间,那个骤然之间年老色衰的德姓女子暴毙于1809年寒冷的冬天,她死后的笑容很诡异,手里还握着一支棕色玻璃瓶,里面剩余的三两酒液已经凝固似铁;1811年夏,随着一声女人凄厉的嚎叫,其中一位哥萨克 着身子,腹部插着把锐利匕首倒在血泊之中。这两桩意外之后,小叶尔马克一直心神不宁,总觉得厄运正在悄然弥漫。终于,1814年7月的一个月色皎洁的夜晚,几位罗刹人护卫着一位蒙面者乘坐一辆三驾马车来到萧镇,走到小叶尔马克面前。
“主早已赦免了我,”坐在厚实笨重的榆木餐桌前,小叶尔马克满头大汗,哆嗦着手,喝了一大口葡萄酒,他眨眨眼睛,嘴唇颤抖地辩解道:“何况,我这也算是为帝国开疆拓土……”说话的时候,他焦虑不安地瞅了瞅那位始终一言不发的蒙面罗刹人,瞟向门外,渴望自己那七位信徒兼保镖的出现,同时渴望一道圣旨突如其来地出现;然而他们并没出现。其中一位黄头发的罗刹人使劲儿将手里的锡制大杯子摔到地上,踩上一脚,趁着小叶尔马克惊诧之际,将一双粗壮的手扼住他的喉咙。也就在这时蒙面者掀开遮挡脸部的那块黑布,小叶尔马克顿时面色苍白,趁着那双粗壮手指略微松驰,含糊不清地说了句:“他们都是恶人,和我一样的恶人,死有余辜!”咬牙说过这句话,他喉咙深处发出一串咕噜咕噜声,两腿一蹬,眼白一翻,就去向无所不能的圣母述职了。
叶尔马克彻底安息了,这些罗刹人继续坐在餐桌前,一边畅饮着喇嘛庙自酿葡萄酒,咀嚼着味美醇厚的小黄牛胫骨肉,一边悠闲自在地等待。大约一个时辰后,那七位叶尔马克的虔诚信徒扭着一位被撕烂衣服、用块破布堵住嘴巴且被麻绳捆住手的黄皮肤女孩子推门而入,看到倒在地上,脸色青紫的小叶尔马克,立刻面面相觑,以至于差点儿让她挣脱。
“我,苏里科夫,是你们的新任修士大司祭。”坐在主人位置,摘掉黑布的蒙面者微微一笑,一字一顿地开口说道:“以后,就由我来接管这里的一切,包括你们。”而那位掐死小叶尔马克的罗刹人,魁梧的哥萨克面无表情地薅住被缚少女的头发,将她拖到那具死尸旁边。她惊惧地瞪大眼睛,无助地注视着这一切。



注1 普特(пуд)是沙皇时期俄国的主要计量单位之一,是重量单位,1普特=40俄磅≈16. 8千克。
注2 I代表耶稣、x代表基督、Θ代表天主、γ代表儿子、∑代表救世主,合起来为希腊文IxΘγ∑(鱼),因而,东正教会早期便以“鱼”象征基督。
注 китаец,俄语,中国人;Китай,俄语,中国。
注4 1俄尺=1066.8/ 500=0. 048米。

共 572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给我们讲了一个沙皇时期的故事,一个关于小叶尔马克的故事。我们在整个小说中,看到的是盗贼、逃亡、杀戮以及欺骗,像小叶尔马克这样的人,或许只有那个时代才会有,他杀的,是和他一样的匪徒,而最终,他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小说中的小叶尔马克,在神父的帮助下,成功越狱,但他却弑杀神父,以种种谎言,为自己编造了不同的身份,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来满足自己的欲望。我们只能说,小叶尔马克的一声,臭名昭彰,恶贯满盈。还好,那样的时代终究成为过去,成为历史。一个人,所反映出来的时代缩影,在我们看得触目惊心的同时,也会深深的思考,更会让我们珍惜。推荐阅读。——责编: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6160017】
2 楼 文友: 2014-06-14 20:08:19 那样的时代已成为过去,我们只有珍惜。作者对沙皇时期的了解,以及通过小叶尔马克这个人物来诠释,非常不错。作为编者,对那个时期,了解的不是很多,也许,并没有说出作者真正的意图,还望见谅。期待精彩继续。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6-14 21:14:52 谢谢编者。
其实,这不仅是沙皇时代的一个普通故事,而且还是一段哥萨克被沙皇一系列政策的侵华史。
 楼 文友: 2014-06-14 21:40: 1 是的,能感觉到,故事很不普通,所以铭记沉痛的沧桑,倍当珍惜今天的一切。
4 楼 文友: 2014-06-14 22: 2:10 我看过二遍,一是被故事吸引,二是被作者文字与构思技巧吸引,三是被作者才气吸引。但没有敢下笔编审,一是担心自己知识浅薄,二是担心自己理解不透,三是担心如此大器作品,被我辜负! 用吾心悟心与文学,创造新生活,感动自己也感悟人生!
5 楼 文友: 2014-06-15 07:27: 8 欣赏作者的文笔,也欣赏作者的博学多才,问好! 6 楼 文友: 2014-06-15 12:22:20 大器的作品,精湛的手法,那个动荡年代中,人性的扭曲,令人叹为观止。学习无言老师的大手笔。问好!顺祝夏安!
7 楼 文友: 2014-06-15 21:50:02 这篇小说构思很新奇,笔法大气厚重,是一片难得的佳作,但是觉得题目有些长,显得拖沓臃肿,不知能否简化一下呢?一个建议。
8 楼 文友: 2014-06-18 12:40: 恭喜作品成 精 ,赞!!!!!!!! 爱好文学,愿文学的殿堂永远追随我,独树一帜,书写靓丽人生!自己在家怎样测血糖
小儿挑食厌食什么原因
比较有效的减肥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