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散文诗与秋色

文章来源:丰镇文学网  |  2019-09-06

摘要: 九月三十日,雨声如别秋。无端满阶叶,共白几人头。······”依杜牧所感,屈指数数,萧劲也好,婉约也罢,再下不了几场雨,今年的秋天就要过去了,真快。 1.诗与秋虫

“切切暗窗下,喓喓深草里。秋天思妇心,雨夜愁人耳。”

唐人白乐天的五言绝句,多是清丽多是脍炙人口的,诵来每每心意起悦,唇齿生香。比之“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读来叫人遐想无尽浮念翩翩,这“切切暗窗下,喓喓深草里”,倒似乎更让人觉着亲切,觉着心绵意绵。写风声,写弦韵,写虫鸣,白诗人皆喜用“切切”二词,比之前二者,自觉这“切切”二词用于后一处,倒最为好,最为妙。细细微微地读去,眼目里,意海中,耳畔边,便总会不由得出现并响起繁星布空树影斑驳下的草丛里,那秋虫们唧唧复唧唧的求偶与思慕之声,长腔幽远,短调热烈,窃窃语语,呢呢哝哝,实在有《诗经》里秋水伊人在水一方的意味。

我们乡下的秋虫,品目很多,有蛐蛐,蝈蝈,蝲蝲蛄,纺织娘等等,就是数也得数上个一时半会儿的,如若都叫起来,那就不是“切切”二词可了得的了。

寻向记忆深处的初秋,暑气虽未褪尽,却也不觉闷热,阳婆烁亮,直勾勾的照在院子的灰白土墙上,耀眼耀眼的黄。少时的我,每至长长的午觉醒来,总会发现成群成群的长脚蜜蜂,结集似的,盘旋飞绕在午后阳光下的门廊上,爬藤上,牵牛花将萎的蓝朵上,飞绕在母亲菜园子高高的豆角架顶子上。众蜂小翅忽忽冉冉,嗡嗡之声不绝于耳,吓得人怎么也不敢出屋半步。尽管父亲一再说明,说那蜜蜂只是出来晒暖暖的,它是不会蜇人的。我也摇头不信。如此不过个把钟头,偏西之日,就会把檐影逐渐拉长了,放低了。起初成阵的蜜蜂们,在暗影铺地渐浓渐重的一刻,忽而就不见了,神秘的无了踪影。隔天,又会这般准时出现,准时消失。这样的状况,会持续上好些天。期间,时而会有三五七只蜂倒落在地上,蜷缩成一团,作剧痛状,抽搐一阵子,不久,便死了。起初纳闷,后来,才慢慢知得,蜜蜂原是极为敏感的动物,最能感知节气些微的变化。每逢处暑至,就会停止繁忙采蜜喂饲幼蜂的工作,她们会结集在蜂巣周围,一起嬉戏打闹,时而抱团,时而乱舞,总之,是微小生命的最后狂欢。直到秋意渐深气温渐冷,才会依依地悄然地离开,或死去,或不明去向。

秋季,算的上是诗意而生动的季节。

天高气爽的乡间秋野,空旷且弥漫浓浓的成熟气味。田间庄稼大多收割完了,遍地都是高高矮矮的杂草,一眼望去,已尽失盛夏的葱郁与袅娜,暗暗泛着老绿色调,苍苍劲劲的,一副凛然清绝的老者之态。人若行走在其间,总会不时惊觉起一些大头小须的灰褐色蚂蚱,扑棱棱的飞起,扑棱棱的落下。又飞起,又落下。少时顽劣贪乐,总会悄摸逮着一些正在欢爱或产卵的蚂蚱,小指捏着她们长长的后腿,嘴里像跳大神的女人一样念念叨叨着“簸簸箕,簸簸箕,簸上三年我放你!”奇怪的是,那蚂蚱居然就乖乖听话,翘着后臀,不停做着五体及地的磕头状,自己的小小心眼里,因此便倍觉有王的尊威,实觉好玩儿,实觉有趣。

其实,不单是物,不单是自然,就是人,及人之一生,也是有节气有时令的。

经春,历夏,入秋。人越活越少了童年那样近乎淘虐的“趣”,亦不再慕恋那样的“趣”了,反而越活越多了,且懂得了“趣”尽之后那些许耐寻的味。正因为如此,方才更能体贴出香山居士谦谦的君子柔情,体贴出他笔下“切切暗窗下,喓喓深草里。秋天思妇心,雨夜愁人耳”中那夜雨长滴,霜草苍苍里切切虫鸣的深意。看来,秋天确确是相思的季节,连虫兽尚且如此,况乎人?

相较乡下,城里的季节更迭,似乎没有那么感觉分明,或者说生动。秋天也是一样。

楼下,虽有绿化带,有小草坪,却不见有秋虫婉转动听情意绵绵的嘶鸣,不时倒有割草机吱吱隆隆的巨响,鸹燥扰耳。或许那草丛里本是有些虫鸣的,只因被昼夜里街路上嘈杂鼎沸的人车之声给掩盖了,听不着罢了。真是扫兴。不过黄昏时分的景色倒不失其美,闲来散步小径,上有暮云如鳞,烹于夕色之中,叫人眺去,不觉心远意远。旁有刚割过的草茬,悠散一种沁脾之香,不稠不密,盈袖盈怀。间或再有小风凉凉地爬上脚踝,爬上裤角,爬上半裸的臂膀,小蛾子似的飞过发畔耳隙,呼呼呼呼地淘气响声,真真可爱的不得了。

“贫穷而听着风声也是好的。”奇怪,罗伯特·勃莱怎知我心?

2.诗与秋月

寒蝉声渐息,秋意愈发浓了。

这日入夜,天旷,无风,有月。概因时近中秋的缘故,遂空中之月渐近圆满,且格外的明澈。其实,比起这般的晴空大月来,心下倒更欢喜且更钟情那薄云里的月牙儿,细细瘦瘦,纤纤巧巧,含怯婉约的缀在旷空的一隅。风一吹,云影如水荡开,月牙儿一晃而晃,仿若红腮玉面上微微翘起的嘴角,似笑非笑,欲说还休,似有无限情思深蕴其内,却始终生色不动,含而不露,实在美!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若论起来,王维笔下的山野林间之月,可算得是世间最好最美的月亮了。一场秋雨过后,日落而月出,松静而溪清。王维虽未着笔细说那月的形态与体貌,然却叫人分明能觉出那月辉的皎洁与清冽。间或有小风徐来,入松林,树影婆娑,夜鸟低啾;入秋水,波动而月碎,碎作白絮,碎作银鳞,复散复聚,幽微而迷人。凉风,松影,鸟哝,与水光,与月色,与浣女渔人之声,交缠纠葛着,起起伏伏,起起伏伏……那情那景,想来实若仙境,梦亦难至啊。

盛唐王维,一生崇信佛法,褐衣蔬食,官道仕途走的却非顺风顺水,他无子无女,妻逝后三十年独生未再娶,晚年更是幽居山间别墅志求寂静。王维一生著诗无数,亦写了不少诵之难忘的田园诗,读来皆叫人不悲不沧,却暗溢闲情种种。

有次,工作不顺,心情欠佳,五六月间抽空去了趟芦芽山玩儿,时逢微雨,夜宿山坳小旅馆。概因习惯了城市的喧嚣,山间出奇的安静,倒叫人一夜睡不安稳睡不踏实。拂晓时分,临窗一面山上哗哗的流水声悠悠扬扬,美的更让人心醒意醒。于是起身,借着朦朦胧的晓色,独步旅馆前的柏路上。空气湿湿冷冷的,夜雨濯净的路面上,时有葱色落叶及桃粉花瓣凌乱其间。身侧两旁高耸的山崖浓绿满布苍翠欲滴,山身与山顶上,薄纱般罩着一层水雾,游游梭梭飘飘绕绕间隐现一角微亮空色。有山雀声与流水声从那雾幕里传来,费心寻觅,却始终不见半片羽翎一丝水影。虽然时令地域不尽相同,然那一刻里,却忽而想起了王维的田园绝句来,“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人都道王维此六言之诗甚俗,然自己却以俗见俗,于彼景此景对应间,心底一时涌上无限的松缓与安宁,顿觉世界清纯万物美好,无有什么是搁不起放不下的。那是初次真实体会王维诗句之佛意,从此便深喜不已,实觉其不愧“诗佛”之谓。

古诗词的好处与妙处概就在于此。虽有些诗词所述所诵之境,太过离今,也太过唯美,与常人真实生活的距离甚感遥远,似有不接地气之觉。然,它就是会在如常起居,饮食,打扫,小憩间不定时的冒出你的思想意念,相合你的七情共振你的六欲,体贴对照你的四时与五味,让你由此而生出或多或少的美意与生气来。

香港董桥先生有文写到,说某一年里,他带着家小异域里谋生活,除了正经工作外,还需做些兼职补贴家用。就在其境遇不甚顺遂时,有幸得申石初先生的相慰与宽解。农历腊月的一个初晨,申先生约他到茶楼喝早茶,说了些看似的闲语碎话。临别,赠送了他一本自己的手抄诗,“喃喃说:‘这些诗写的清爽,念起来舒服。苦闷的时候读读诗词,日子就会变得漂亮些!’”石初先生自称困顿无助时,总以读诗抄诗解忧,其不愧饱学之士,深谙诗理诗韵,话才讲的那么关情那么漂亮。最终,董先生凭借自己的努力,凭借石初先生诗意的鼓励,走出了艰困之境。二十五年后,申先生丧偶万念灰蒙时,董桥先生又将那本诗册子交还给了他,“我握着他冰冷的手,一句话没说。”董先生说。我想,他也希望这些曾“救助”过自己的诗,也能帮助申先生度过非常时期。

唉,这些文人学者素常里亦师亦友的相互体恤,都如此的有情致,有诗意,有余地。想起来,就叫人寻味,叫人觉着好的不忍说。

眼下就要中秋了,人心总是不免逢节生感,遂卸落一日里奔波的疲累,独自临窗而立,看这窗前之月夹杂徐行于森森高楼的冰冷暗影间,可凭尓再有情怀,再怎么观望,亦难有王维《山居秋暝》里那山松之影绰,清溪之声色。然,就在其诗其句过脑过念之际,却又会无端的想象出一片好景致来,来衬映眼前这干涩涩粗糙糙的时光,丛生出些美意,悠情,与趣味来。方才觉着,那窗外的月色,较素日里似略显些柔媚,也似略发有些撩人了。这姑且亦算得是不会吟诗弄月,亦无缘亲临佳境之贫拮庸常者生活里自设的些微诗意吧。如此,秋凉夜冷,被暖枕热,人在这样遐想里,这样的月色中,执灯阅读,倦极而眠,纵无梦,恐亦美吧!

.诗与秋叶

知道并记住贾岛此人,是因了“推敲”之典。

韩愈及多数古今之人,皆以为贾岛“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之句,该去掉原句中的 推 ,改用“敲”字,似乎才更好,是因“敲 之一字,能够产生声美。然细细究其故事梗概,并反复吟诵后,自觉贾岛原句中的 推”字用的亦不失其妙处。一则,古之门扉多为木质, 推 之会有吱吱扭扭的声音,不低,不噪,不生硬死板,恰恰的好,夜静月明下听去,倒实实比那“敲”击而出的声音更有美趣与韵味。二则,贾岛是去看访友人,既非初遇,还言再来,亦自该是草径幽园轻车熟路的,才不失彼此友谊之深无忌惮,若用“敲 字,反倒略显着彼此间的生疏与客气了。再则,其友人是幽居僻静,万一住的是茅屋篱门,矮矮的篱门又未扎未栓,若“敲”来,倒委实有些矫情了。

贾岛是个门第寒微的落拓诗人,少时因贫为僧,后虽还俗,并习文应举,却缘于各种因由屡试不第。同时期前后的诗人,皆有诗仙诗魔诗圣等响当当的称谓,而贾岛却为 诗奴 。 诗奴 这称谓听着似很一般,却倒有十足虔诚不悔之意味,也很好。这位 诗奴 很有趣,吟诗时,常有身心入境而忘我之举。元辛文房的《唐才子传》里讲贾岛,说其“行坐寝食,苦吟不辍。尝跨驴张盖,横截天衢,时秋风正厉,黄叶可扫,吟曰‘落叶满长安’,方思属联,杳不可得。忽以‘秋风吹渭水’, 为对,喜不自胜。因唐突大京兆刘栖楚,被系一夕,旦释之。”此事听来,甚有意思,尽比那个“推敲”之典更叫人忍俊不禁。

“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此系贾岛五律《忆江上吴处士》中二句。若嵌进原诗中读,有感时叹季的好,分明能觉其思友念友之深切心;若单摘出来读,却又是一派意境苍阔而萧瑟的壮美气象。搜百科可知,贾岛诗中所言之“渭水”,发源于甘肃省渭源县鸟鼠山,横贯陕西,至潼关入黄河。“长安”即今西安,其北部与周边的甘肃,内蒙等地,同属北方温带大陆性气候,植被多为落叶阔叶林木。古时倒不尽知,而今那些地域里常见之树种,不外乎桃,李,杏,梨,枣,杨,槐,榆,柳,桦。因受季风影响,其木叶,皆春青而秋黄,夏盛而冬衰。每到阴历九月间,是露凝成霜之时,亦是落叶纷飞之季。届时野地丛林间,大叶,小叶,长叶,短叶,圆叶,不圆叶,老绿,褐绿,浅黄,深黄,胭红,橙红,各形各色的树叶相继而落,纷纷飞飞,飘飘坠坠。小风里,如花蛾及地雀鸟滑翔;遇大风,则落叶如雨哗然成阵。那斑斓壮阔之况,可谓美不胜说。想象着,如此的好景致,假若配上贾岛五律中古长安长长的长街,配上王宫,高墙,茶馆,酒肆,庙宇,青楼,再配上一脉渭水的明澈与微澜,配上碧天,白云,金夕照,那如画美境简直就叫人无语叫人叹气了。当然,此间最少不得的便是丽人,她不用说话,只消在哪条秋叶铺陈的小路上悄悄静静的走走,就好。

时下已近九月,走在北地的街路上,已然可见道路两旁的各种树木,夏色渐褪,萎萎而黄,三五七片的开始掉起了叶子。那叶片掉在铺着小格格砖的马路牙子边,风来或车过时带动着,微微颤颤倒像只只小舞蝶,其态翩跹优雅,其色却似病入膏肓。时有环卫工人垂手弯腰,将零零落落的黄叶用扫帚扫在一个袋子里,倾倒进附近的垃圾点,街面又立时恢复了以往的干净。叶继续落,车继续来,人继续扫,继续着一派繁忙扰攘的景象。约摸着,再用不了多久,顶多几夜秋风,三五场冷雨,一番霜降,树上的叶子也就黄遍了,掉尽了,化土化烟了。独留下突兀兀的枯枝与孤杆,静静等待雪落,等待春回……

想来,这草木最是开悟者,为了守住根,总依时顺令的便会卸落一身的浓荫美饰与累累硕果,再是丰饶,再是华丽,也觉是身外物了。

“人,要有些植物性。”蒙古籍作家鲍尓吉·原野说。

共 686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诗自古以来总是伴着秋、贴近秋、抒写秋,秋虫、秋月、秋雨、秋叶皆能入诗,传承自古的伟大诗人们,他们或感伤、或留恋、或沉浸,留下的诗笔足够人玩味、共鸣、欣赏,这是一幅幅画、一曲曲歌、一段段情怀,到如今传给世俗中的我们,虽无缘亲临佳境之贫拮庸常者生活里自设的些微诗意,依然在启迪着读者的心绪,在诗情与现实之中尽情穿插,醉在了一片秋光烂漫诗怀荡漾里面不能自拔。。:曲新同【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0:2 :52 极美的文,心随之醉。问候作者,佳作共赏。 风雨路,人间爱,江山情!这妩媚,这崎岖,这葱茏,都是我的风景!

回复1楼文友: 12:50: 6 感谢费时。问好。

2楼文友: 2 :16:46 前天,路过小区门口,听到一串串 唧唧唧唧 的声音,脆生生的,一声高过一声,此起彼伏,俨然一场虫儿们的演唱会。走进了看,是几十个拴在一起的蝈蝈笼,笼子里的蝈蝈们叫成一片,给这清淡的秋日平添了一番热闹的诗意。我无法抵挡这诱惑,花了 0大元买了一只据称是铁皮蝈蝈家族的一员和一个漂亮的如同小亭子般的蝈蝈笼。它吃什么呢?卖蝈蝈的老乡说,胡萝卜。顺手用小刀切下小拇指盖的一块胡萝卜放进笼子里......这可好,一到夜深人静,这小家伙就开始鸣叫了,不知疲倦叫很久很久,女儿听不下去,说吵死了,我却奇怪了,多好听啊,没感觉到这才是大自然的声音啊。女儿不屑地哼了一声,把它挂在了远离卧室的厨房。我奇怪,她是我的女儿吗,为啥跟我的差距那么大?

读了您的诗与秋虫,仿佛你知道我有过上述那个经历似的,真让我喜不自禁,一下写了这么多的随感。

你说 贫穷而听着风声也是好的。 奇怪,罗伯特 勃莱怎知我心?

我也想说 奇怪,你怎知我的心?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回复2楼文友: 2 : 2: 9 好啊!真好!姐姐这篇可独成以章,就叫《虫卿》。

回复2楼文友: 2 : 9:5 倾听有趣!倾听是福!

虫声,风声,雨声,花朵开放声,果子落地声,石子入水中声,温水扑面声,木梳过发声,勺子碰钵声,清月入窗声,指捻书页声,笔尖落墨声

倾听是需要一颗喜善心,安静心的。

现世生活里,很多人多忙碌奔波在 谋生 这件所谓的大事上,因而也就忽略了世间之上许多好听的声音,也便忽略了这些声音中免费的得与悟,乐与趣。

姐姐是聪慧者,深谙此理,日子定当清宁,有福。

楼文友: 15: 4:41 感谢山西杨蓉老师赐稿,您的此篇文章已被新雀之巢文学社团的公众账号选择推送给文友共赏,请关注我们的公众账号 quezhichaorongshuxia 后在可 查看历史消息 中查看。 仁者乐山山如画,智者乐水水无涯,从从容容一杯酒,平平淡淡一杯茶。

回复 楼文友: 15:42:50 感谢推荐,问候。

D3滴剂和鱼肝油的区别

悦而维生素D3滴剂

维生素D滴剂要吃多久

小儿咳嗽怎么办
MACC管理会计有必要考吗
小孩感冒打喷嚏
友情链接